《想念你》文 / 陳澤深

《重逢》

你準備好遇見我,可是我沒有準備;
你準備好叫住我的心不在焉,可是我沒有準備;
你準備好親我的額頭測一測分別已經多少年,可是我沒有準備;
你準備好盛裝我剎時的淚水,可是我沒有準備;
可是我一直準備,準備好再愛你,你卻終於說你沒有準備。

《請留言》

「我現在不方便接聽您的電話,
請在嗶聲後留下您的姓名以及電話,
我會在五點以前回電給您。」

「你現在不方便接聽我的想念,
我在嗶聲後留下我的微笑以及淚水,
如果你方便的話也請讓我聽聽你的眼淚,
在永恆以前。」

《慢慢說》

你還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呢?你沒看見天黑日已落。
天亮天黑,日起日落,
我們不能暗自數算日子會乖乖跟著我們。
如果你以為天黑之後天亮必跟從,如果你以為日昇之後也必日落,
那麼你是不是會把勇氣埋藏、諾言封鎖?
我不會走的,你慢慢說。

《忘記》

已經多久沒有想起你?我已經忘記。
只記得捏皺紙條中的「我喜歡你」還算清晰,
二十歲生日收到的風鈴破碎了依然發出脆音,
生平的第一瓶香水乾掉了卻仍漫著香氣。
都是你啊,我怎麼說我已經忘記了?
若我失憶,紙條不該藏在餅乾盒裡,
風鈴會懶得搖曳,美好的香味早成空氣。
原來你,我從不曾忘記。

《請求》

請求太陽不要升起,而要把最美麗的月夜給你;
請求險惡的山陵不要阻擋,而要把最平靜的河水向你;
請求狂暴的風雨不要來臨,而要用最溫柔的雪留你;
請求流盪的人世不要流盪,我要把最堅固的一顆心送給你。
能不能請求夢般的時光不要飛翔,而用僅僅有的一生看著你,聽著你?

《坐飛機》

這是無法盡數的高度,在土地與土地之間。
美好的旅程將至眼前,平淡生活已去腦後遠之又遠。
我哭什麼呢?你已在行李箱的化外,雖仍叩打著摧人心弦的節拍。
准許我,姜彼此的距離拉至千萬哩,再回頭,遙視受傷的感情。
願距離是傷的藥,日後回程,痛將癒。

《轉彎》

這個城市曲曲折折。
它想把很近的地方變得很遠,那麼它才會被認為是偉大的。
偉大的紅燈,偉大的車聲,
我們被阻擋、被淹沒,而且乖乖的沉默;
偉大的高樓,偉大的水溝,我們喜歡抬頭、也喜歡低頭,
而且不覺得有什麼錯。
在這裡,我們已習慣把近看遠,把直線轉彎。

《你去》

去看到一朵花是好的,它會給你芬芳;
去聽見一條溪是好的,它會給你思想;
去遇上一個人是好的,他會給你嚮往。
去看到一朵花的芬芳是好的,它會給你奔放;
去聽見一條溪的思想是好的,它會給你方向;
去遇上一個人的嚮往是好的,儘管他會給你失望。
你去,去看到,去聽見,去遇上。

《相信》

是的,我願意相信,路這麼難走,
我仍然願意相信,相信粗糙石礫是要我記得旅途的艱辛;
是的,我願意相信,愛這麼難找,
我仍然願意相信,相信你不愛我是要我寄得最美的回憶。
於是,當更難的路出現,我仍然願意顛簸向前;
當另一個愛與我相遇,我仍然願意回到最初,
溫習你曾教給我的那些關於真愛的定義。

《禁止》

不可以功課還沒有寫完就先看電視;
不可以邊走路邊吃東西;
不可以把投手伸出車外;
不可以插嘴;不可以哭。
不可以在別人還沒說愛妳就先說愛他;
不可以把全部的心掏出;
不可以夢想他可以給妳幸福;
不可以抱怨;不可以哭。
從小到大,
親愛的父母,您們要教給我多少禁止?

《答案》

走了很遠去尋找答案,
答案好像總在遠方,在不知名的地方;
走了好久去尋找答案,
答案好像總在前方,在沒到過的地方。
問題是現在的、是過去的、是long long time ago的,
可是答案怎麼會跑得那麼快、那麼遠、那麼沒有方向?
我的心找不到伴,我的問題找不到答案。

《再見》

你希望在見到我嗎?那麼請你不要和我說再見。
和童年說完再見,童年就走了;
和情人說完再見,情人就走了。
媽媽總安慰我:「不哭不哭,媽媽不走。」
但是我知道,有一天和媽媽說完再見,媽媽也會走。
再見不是見,是不見。

我很想再見你,所以決定不要和你說再見。


《怎麼做》

怎麼做才是好的?
怎麼炒空心菜,才是好的?
怎麼穿衣服,才是好的?
怎麼寫一封信,才是好的?

把空心菜炒成黑色,是好的嗎?
先擦口紅再穿衣服,是好的嗎?
先寫祝福再說艱苦,是好的嗎?
我先愛你再愛他,是好的嗎?
或者,先愛他再愛你,才是好的?
這樣做好嗎?那樣做比這樣做更好嗎?

《怕不怕》

怕不怕一個人走長長的巷子?
喜不喜歡有人和妳手拉著手?
那是第一次遇見你,
我說我不怕一個人走長長的巷子,只怕一個人走在熱鬧的街頭。
你說女孩子不要一個人走長長的巷子,最好有人陪在你左右。

現在你告訴我你喜歡我了,
也告訴我:「女孩子試著一個人走長長的巷子,
不要在乎有沒有人陪在妳左右。」

《不要》

明明是好的,卻說不要;
明明是想的,卻說不要;
明明是愛的,卻說不要,
卻偏要探一探你是否能夠知道
那不要的背面所藏的渴望、夢想與孩子氣,如此而已。
不要從來不是拒絕、自私、不可理喻。
不要是好的,是想的,也是愛的。
不要是要──在愛情詞典裡,不要絕對是詞義分歧。

《等》

有誰喜歡等的?請舉手。
有誰喜歡舉手的?請等。
小小的孩子等長大,
熱戀的情人等愛人,
賢淑的妻子等先生。
還有呢?你是怎麼等一個人?

辛苦的上班等領薪,
不變的生活等改變,
過時的古董等流行。

有誰喜歡等的?我舉手。
我等,我等一個知道有人等他會舉手的人。

《問號》

如果買回去不適合,可以退還嗎?
如果壞掉了,可以修理嗎?
如果太長了,可以改短嗎?
如果太酸了,可以加糖嗎?
如果坐錯了,可以回頭嗎?
如果弄丟了,可以找回來嗎?
如果熄滅了,可以看得見嗎?
如果跟不上了,可以等一等嗎?
如果你不愛我了,我可以愛你嗎?

《秘密》

「我告訴你的,你不要告訴他。」
「不會的,我只會告訴他的她,並且告訴她不要告訴他。」
只要秘密守住了,愛情就守住了。

「我要你記得的,你不要忘了。」
「不會的,我只會忘了不該記得的,並且記得不該忘的。」
只要秘密守住了,回憶就守住了。

只要我守住了,一切就守住了。

《逃》

人多的時候總想逃,逃到只有風聲的地方。
哭的時候總想逃,逃到沒有海水的地方。
作惡夢的時候總想逃,逃到太陽升起的地方。
愛的時候總想逃,逃到沒有你的地方。
無話可說的時候總想逃,逃到有咖啡喝的地方。
想不出來的時候總想逃,逃到記憶中你曾輕輕親我額頭的地方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ophiaworld 的頭像
sophiaworld

醒醒 : ) 我想要當 『自己』!

sophi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